• <bdo id="4ccgg"><noscript id="4ccgg"></noscript></bdo>
  • <blockquote id="4ccgg"></blockquote>
    <xmp id="4ccgg"><noscript id="4ccgg"></noscript>
  • 信息、謠言與知識的分立——《大義覺迷錄》的故事

    方欽2022-05-10 20:56

    (圖源:圖蟲網)

    每當危機發生的時候,許多學者都會重提信息公開的重要意義。我深知接下來我要談論的內容會冒犯很多人,所以我應當事先聲明我的立場:信息公開很重要!但是很多時候,圍繞著信息公開所涉及的問題,還真的和信息本身無關。為什么這樣講?我想先講個故事。

    信息、謠言和公共治理,這幾個詞匯放在一起,許多學者會立刻提及一本書——孔飛力的《叫魂》。(此書每逢封城,必火)但是我想說的是另外一本,史景遷的《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史景遷的這部在國內不那么有名的著作,講述的是《大義覺迷錄》的來龍去脈。

    s4668291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美] 史景遷 著

    溫洽溢 / 吳家恒  譯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1年3月

    《大義覺迷錄》是一本神奇的書,我們都知道清朝皇帝的文字獄很有名,這本書正是雍正年間最大的文字獄案的產物,由雍正帝親自耗費極大心力編撰的御制國書,到了乾隆朝時卻成為一本禁書,??N毀。沒錯,清朝皇帝大興文字獄最終竟然辦到了自己頭上。

    事件的起因是曾靜謀反案。曾靜,湖南郴州永興縣人,一個被革除功名的落魄秀才。雍正六年九月二十六日(1728年10月28日),其徒張熙向時任川陜總督的岳鐘琪投書策反。這封逆書原件已佚,不過好在有雍正帝的上諭,所以我們能知道其中內容梗概。大體就是中原沉淪,夷狄竊據神器,乾坤反復;踐祚者雍正弒兄屠弟、謀父逼母,與禽獸無異,致使天地震怒,鬼哭狼嚎;敦促“天吏大元帥”承先祖(據說岳鐘琪乃岳飛后裔)遺志,趁時反叛,為宋明復讎。

    按理來說,這樣一封荒誕不羈的反書對于見過大風大浪、富甲一方、權傾一時的川陜總督而言,不過就是山野刁民的一場小鬧劇罷了,該抓的抓,該殺的殺,輕而易舉就能解決的雞毛蒜皮之事。但岳鐘琪卻表現出格外的謹慎小心,嚴查此事,短短六日之內,先后三次向皇帝急遞密折,匯報案件的最新進展。

    而雍正這邊呢,也出乎意料地非常重視。先是命人將案件材料謄抄記錄,然后要求岳鐘琪繼續徹查,最后還動用了“廷寄”(雍正發明的一種秘密溝通信息的方式),令湖南巡撫王國棟、兩江總督范時繹和浙江總督李衛協查岳鐘琪遞交的謀逆名單中所涉之人。

    就這樣,一件普普通通的秀才造反案向著匪夷所思的方向發展,張熙供出了曾靜,曾靜又牽出了呂留良——一位早在四十五年前便已作古的文人。案子從雍正六年一直查到雍正十年,最終變成了天字號謀反大案,涉案百余人,呂氏家族凡十六歲以上男子,皆斬立決。

    但這還不是本案最奇特的地方,最奇特的地方在于雍正對早先的兩位主角——曾靜和他的弟子張熙——的“出奇料理”。他不僅力排眾議,免二人一死,還不惜躬身親問,逐一反駁曾靜在反書中對他的指控;讓審訊官員為曾靜詳細解釋朝廷運作方式;允許曾靜翻閱岳鐘琪的奏折和雍正的朱批;將一堆刑案抄本交由曾靜閱讀,讓其知道自己是如何秉公斷案。雍正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平息圍繞曾靜案產生的各種“謠言”,而且雍正頗有些當代經濟學家的“眼光”,他認為平息謠言的最佳方式就是信息透明,所以他要讓曾靜盡可能地了解“事實”。

    果然,經過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曾靜真心悔過,寫下了認罪書——《歸仁錄》。但僅僅教化曾靜一個人還是不夠的,雍正還要斬斷天下的謠言,讓天下人“覺迷”。于是他將這樁清朝最大的文字獄案所涉的全部諭旨、審訊和口供記錄集中在一起,再附上曾靜的認罪書,匯編成了本文開篇提到的這部奇書:《大義覺迷錄》。這還不算完,雍正從新科進士中遴選出四十人,遠赴全國各州縣,宣諭此書;并令各州縣學官,必須各貯一冊,永久存檔,“倘有未見此書,未聞朕旨者,經朕隨時查出,定將該省學政及該縣教官從重治罪”。

    這就是曾靜案的結局嗎?不是。當乾隆坐上帝皇寶座四十三天之后,案件再次發生了反轉,乾隆降旨:“曾靜大逆不道,雖置之極典,不足以蔽其辜。”

    殊不知,乾隆這道圣旨才是真正的“大逆不道”,因為雍正對曾靜案生前有諭:“朕之子孫,將來亦不得以其詆毀朕躬,而追究誅戮。”但不管怎樣,曾靜、張熙立刻再度下獄,兩個月后凌遲處死?!洞罅x覺迷錄》也盡數收繳銷毀,凡私藏者,殺頭滅身。

    《大義覺迷錄》是一個絕佳的案例,它展現了在真實社會制度下,信息、謠言和公共治理之間復雜的互動機制。

    在經濟學中,研究信息問題有一門專門的分支學科:信息經濟學。不過在我看來,信息經濟學更像是一門玄學。比方說,為了應對信息不確定問題,信息經濟學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將有關信息的所有可能性都表述出來,并且指定每一種可能性的概率分布。什么意思?例如我不知道明天我要吃什么,那么我就把所有能吃的東西都寫下來,然后還要指定每一樣東西我會吃的概率是多少,最后設計函數進行最優化計算,找到那個我幾乎、可能、大概會吃的玩意。也就是說,我要解決我的“無知”問題,我首先要變成一個全知全能的神??杉热晃乙呀浫芰?,我還要學信息經濟學作甚?這是一門高智低能人士發明出來的“扮演上帝”的智力游戲,和當下許多所謂的前沿理論一樣。

    其實在信息經濟學出現之前,經濟學界早已討論過相關問題,最有名的大概應該算哈耶克那篇叫好不叫座的文章:《知識在社會中的運用》。在這篇文章中哈耶克使用了一個核心概念:分立的知識(divided knowledge),復雜點的用語就是“特定時空之情勢的知識”(the knowledge of the particularcircumstances of time and place)。在哈耶克看來,良好社會秩序的關鍵就是處理好每個人所掌握的分立的知識。

    但是絕大多數學者應該都沒看明白這個“分立的知識”指的是什么,否則也就不會有后世的二流經濟學家把“知識”問題簡化為了“信息”問題。其實哈耶克的這個概念來自于奧地利學派的知識論:首先他說的“知識”絕對不是單純的信息,否則的話我們手里的智能手機肯定比我們更有“知識”,因為它連接著互聯網,儲存著海量的信息;其次,這個“知識”也不是通過教育或者技能培訓所能獲得的——能夠傳授的知識不是知識。

    那么“知識”為何物?很簡單,它指的是我們對于外在世界的理解能力,和基于這種理解能力基礎上的對外在世界的控制能力:人類社會的發展本質上就是知識進步的過程。

    舉個例子,人類早在3000年前就已經接觸到了石油,但是并不清楚這是什么物質——這就是對外在世界的理解能力,隨著理解能力的增強,我們開始用它作為防水材料,照明材料,甚至還用作軍事武器;一直到19世紀中期,我們真正清楚了這種物質,并成功發明出提煉方法,但它還是沒有成為一種主要能源來使用——因為我們還無法完全掌控這種物質;20世紀中期以后,我們終于能夠掌控它,石油也最終成為現代經濟最重要的動力引擎。這是一個經濟增長的過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過程,同時也是知識進步的過程。

    所以,大多數經濟學家——也包括許多社會科學工作者——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大義覺迷錄》的整個事件,就是圍繞著信息的獲取、傳遞和擴散展開的,但是信息本身不能說明任何問題,問題的關鍵在于各人的知識。岳鐘琪的格外慎重是基于他的“知識”:對于雍正帝的了解,特別是僅僅十五個月前,他在成都府也陷入過類似事件,外加他作為川陜總督的敏感身份;而雍正帝則面臨更多的“知識”:一是大清立國以來一直受到挑釁的“正統”問題;二是川陜作為戰略要地,剛剛經歷過年羹堯事件的動蕩,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雍正精神緊張;三是一直以來對江浙文士的不滿,在曾靜案發生之前,雍正就已經設“浙江觀風整俗使”,專門整頓浙江民風。

    同樣,各方所為也是根據各自“知識”希望盡可能地掌控事件。岳鐘琪想的是向皇帝傳達自己的忠心,結果適得其反,反而引起雍正疑心,差點斷送性命。雍正則相信以自己九五之尊的身份,應當能夠控制事態發展;而要平息天下人的猜忌,必須“誅心”。所以最終決定全案透明化處理,“或者百千億人之中尚有一二不識理道之人,聞此流言而生幾微影響之疑者,是以特將逆書播告于外,并將宮廷之事宣示梗概,使眾知之”。

    《大義覺迷錄》的確是做到了信息公開、透明,但事件絕非按照雍正所希望的樣子發展,因為民眾也是按照自己“知識”行事:新的謠言又再度出現。而這又是乾隆帝所獲得的“知識”,最終促使他一反雍正的“誅心”之策,改用“殺身”,便捷了事。

    因此,當斯蒂格利茨們在宣揚信息公開的種種好處時,我們真的應該再多問幾個“為什么”。這不是說信息公開不好,只是那些公開的信息轉變為民眾分立的知識,進而發揮實際的作用,這是一個極為復雜的社會過程。而其中的運作邏輯,說實話,至今我們的專業人士仍然沒有搞清楚。所以可能帶來什么樣的后果,是極其難以預料的。

    如何處理個人只擁有“分立的知識”?這還真不是看看微信朋友圈的消息,或者宅在家里多讀書就能解決的問題。在這個流量為王、大數據橫行霸道的時代,信息大爆炸反而加劇了知識的困境,進一步分立了我們對于外在世界的理解和掌控:因為我們不是依據信息而行動,是依據信息的意義而行動。同樣的信息,我們每個人的理解,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時期的理解,都是不一樣的:這取決于我們的能力、經驗和信念。

    不過哈耶克至少有一點是對的,良好的信息交流溝通機制,是我們目前能夠解決知識難題的最佳方法,即我們需要一個良序的信息市場。否則,就會像《大義覺迷錄》那樣,在扭曲的皇權體制下,無論信息如何透明和公開,雍正的“屠龍術”最終也會變成乾隆的“殺豬刀”。

    美女裸体十八禁漫画,色视频小说网站免费观看,中文字幕漂亮人妻熟睡中被公侵犯
  • <bdo id="4ccgg"><noscript id="4ccgg"></noscript></bdo>
  • <blockquote id="4ccgg"></blockquote>
    <xmp id="4ccgg"><noscript id="4ccgg"></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