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
  • 立意高遠的新邊塞詩——陸地“大美中國行阿拉爾十章”解讀

    北京市寫作學會2022-05-18 08:07

    作者與陸地教授一起在當代詩詞

    與周邊傳播研討會現場

    吳重生/文

    2021年金秋時節,北京大學教授、著名詩人陸地應邀參加“大美中國行——走進阿拉爾”采風活動,在短短的兩天時間里,得組詩“大美中國行阿拉爾十章”。其詩作意象之瑰麗、立意之高遠,令人贊嘆。

    請看第一首詩:《題大美中國阿拉爾行》:“風挽白云水映沙,昆侖萬仞勢如拔。今朝王母蟠桃會,酒滿天池月似擦”。開頭第一句“風挽白云水映沙”是擬人句,把“風”比喻為一位頂天立地的勇士,他或屹立于昆侖之巔,或挺立于茫茫戈壁灘上,用千鈞臂力挽起一張弓。什么弓?白云做的弓。他挽弓的英姿被誰看見了?被身旁的塔克拉瑪干沙漠看見了,塔里木河水映照著藍天白云,也映照著這位勇士的風姿。第二句“昆侖萬仞勢如拔”熔寫實與想象于一爐。特別是一個“拔”字,把昆侖山的氣勢展示無遺。昆侖本是萬山之祖,引申為中華兒女堅韌不拔的心志。而“萬仞”極昆侖山之高、昆侖山脈之廣。如果說前兩句是寫景,后兩句就是抒情了?!敖癯跄阁刺視?,酒滿天池月似擦”。詩人展開想象的翅膀,把參加“大美中國行——走進阿拉爾”采風活動的嘉賓,比喻為應邀參加王母娘娘蟠桃會的各路神仙。因為阿拉爾是西王母神話傳說的發源地,這一比喻可謂允當。今朝王母蟠桃會上的情景如何呢?最后一句是點晴之筆。酒滿天池,整個天池里都盛滿酒啊,極言蟠桃會規模之盛大、菜品之豐盛?!霸滤撇痢笔窃娙说莫殑?。寫詩最忌多用公共語言,一個“擦”字,寫活了月亮。月亮在湛藍色的天幕上擦,“擦”出了什么?“擦”出了詩人靈感的火花,“擦”出了今日阿拉爾人民幸福祥和的生活圖景。全詩一氣呵成,氣勢奪人,且回味無窮。

    阿拉爾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師所在地,是王震將軍三五九旅精神的發源地。三五九旅精神就像一顆革命的種子,播撒在塔克拉瑪干亙古荒原上,以頑強的生命力生根發芽,茁壯成長。經過一代一代的接續奮斗,三五九旅的傳人創造了沙漠綠洲以及阿拉爾這一座充滿活力的邊疆城市。出于對三五九旅精神的敬仰,陸地先生連續寫了兩首題為《詠三五九旅》的詩,請看其一:“莫道井岡不是山,星星之火燃泥灣。天山再繪英雄譜,萬里荒沙變綠氈?!笔拙洹澳谰畬皇巧健笔且粋€設問句。沒人說過井岡山不是一座山,是作者假托他人口吻。井岡山不僅僅是一座物理上的山的概念,更是一種革命精神的象征。從井岡山精神到南泥灣精神,可以說是一脈相傳,生生不息。正是在這種大無畏的革命精神的指引下,才有了“天山再繪英雄譜”的壯舉,實現了今日阿拉爾“萬里荒沙變綠氈”的宏圖偉業。

    在寫完《詠三五九旅(一)》之后,詩人陸地意猶未盡,寫下《詠三五九旅(二)》:“天高云淡不揚塵,萬里黃沙聚寶盆。樹美莫如塔里木,情深最是戍邊人?!薄安粨P塵”三個字,寫出了阿拉爾生態保護之成效。萬里黃沙昔日是侵蝕綠洲的禍害,如今卻變成了聚寶盆?!八锬尽北緛硎且粭l河流的名字,作者故意“偷換概念”,把它引申為樹名。如果說前三句都是鋪墊的話,最后一句“情深最是戍邊人”才是詩作的主旨。

    十一月的新疆,正是一年之中最美的時候,且看詩人陸地筆下的阿拉爾深秋是何等模樣?《吟阿拉爾深秋》:“時序三秋水未寒,雪遲或許妒新棉。風吹火辣紅椒壟,霜點胡楊玉滿川?!比飼r節,內地已出現黃葉飄飛的景象,而塔里木河流域卻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一望無際的棉花田在等待開采,而剛剛采摘的紅辣椒堆得像山一樣高。在詩人的眼里,“雪遲或許妒新棉”,因為新棉的純白色超過了雪花,連雪花都嫉妒了。這里的“妒”有害怕的意思,雪害怕比不過棉花之白,故而逗留在天庭,遲遲不肯降落。詩人的過人之處,在于發現別人熟視無睹的“別樣之美”。在常人的眼里,胡楊是金黃色的,而在詩人的眼里,因為霜“點”了一下胡楊,于是胡楊便成了玉色了,而且是“玉滿川”。用“玉”來替代胡楊是詩人的首創。

    發源于昆侖山的和田河、葉爾羌河和發源于天山的阿克蘇河,在阿拉爾交匯成塔里木河。站在塔河源,見胡楊飄黃,大雁南飛,大河東去。我不禁想,都市人一直在苦苦尋找的“詩和遠方”不正是這里嗎?阿拉爾,河與河的匯聚,人與人的相會,美與美的交融!它誕生在亙古荒原之上,塔里木河哺育它成長。且看詩人陸地的《詠塔河源》:“敢向流沙借路談,三河一脈敘前緣。山高自有云中客,水遠常思冰下泉”。詩人要有“思接千載,視通萬里”之能、“上天入地,與萬物書”之志。塔里木河所經之處,到處是流沙和戈壁。詩人以塔里木河自況,敢于去向流沙“借路”。三河一脈的“前緣”在哪里?毫無疑問,是在昆侖山的最高處,是在雪山覆蓋的“冰下泉”里。全詩構思雄奇,意境開闊。

    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北部,離沙漠入口最近的地方,有一座沙漠之門,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著名的旅游景點。塔克拉瑪干沙漠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國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面對一望無際的沙漠,陸地詩興勃發,口占七絕兩首:其一:“朝攬星辰暮挽霞,昆侖深處是仙家。一門隔斷紅塵念,沙是菩提我是沙”;其二“莫言西域少青春,風起沙流也動人。不是知音難為客,進門便是一家人”。

    詩人是給天地萬物命名的人。在詩人陸地的眼里,萬物都可親,天地皆可敬?!吧呈瞧刑嵛沂巧场笨梢哉f是“神來之筆”。面對瀚海,詩人的悲憫之心爆發,于是仙和佛,星和霞,齊齊降落于詩人的詩行里。

    胡楊“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阿拉爾的“睡胡楊林”是塔河流域目前保存面積最大、最完整、形態最奇特的“原始”胡楊林。且看陸地的兩首《詠睡胡楊》。其一:“沙卷風搖不變心,千年相守只為春。西行莫唱陽關曲,睡而不眠等故人”;其二:“站迎風雪坐迎沙,便是睡著也夢家。鹽堿無情人有義,千年等你淚成花”。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在《與元九書》中說:“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聲,莫深乎義。詩者,根情,苗言,華聲,實義。上自賢圣,下至愚騃,微及豚魚,幽及鬼神。群分而氣同,形異而情一”。在詩人陸地眼里,睡胡楊是有情有義的故人,是離家萬里、夢斷鄉關的游子。詩人引睡胡楊為知音,與古人私語,其用情之專,用聲之切,能不感人乎?

    阿拉爾市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管理的城市,是共和國年輕的城市之一。近年來,阿拉爾的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經濟社會各項事業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和進步。這當中,凝聚了許多援疆干部的心血。因此,詩人陸地把他的“大美中國行阿拉爾十章”的收官之作,取名為《贈援疆群英》:“莫言無用是書生,大漠日邊建巨功。劍指昆侖云變色,三十年后憶崢嶸”。

    陸地姓陸名地字昆吾,冥冥當中與昆侖山有著無法割舍的情緣。昆侖山是佛道兩教、中印兩國以及中亞地區多個民族神話的發源地,女媧補天、精衛填海、西王母蟠桃盛會、白娘子盜仙草和嫦娥奔月等神話故事皆與之相關,故昆侖又被稱為“萬神之山”。昆侖山也被中華民族和周邊很多國家的民族視為興發地。詩人陸地心懷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敬仰,以詩抒情,以詞言志,禮贊昆侖,歌頌阿拉爾,讀人令人擊掌贊嘆。

    陸地“大美中國行阿拉爾十章”是一組立意高遠的“新邊塞詩”,看似信手拈來,實則匠心獨具。

    (作者系著名詩人、中國攝影出版社總編輯)

    版權與免責:以上作品(包括文、圖、音視頻)版權歸發布者【北京市寫作學會】所有。本App為發布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服務,不代表經觀的觀點和構成投資等建議
    极品美女高潮娇喘呻吟
  •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