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
  • 上海,再見

    王雅潔2022-06-03 08:53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謝禮言的行李箱輪子斷了三個,拖曳在粗糙的水泥路面上呲出了火花。

    頂著驕陽,張雨柔騎行了14公里,再徒步兩公里。他們的目的地都是上海虹橋火車站,為了回家,付出了不為人知的努力。

    上海開始重振經濟發展的同時,越過上海6月1號解封時居民慶祝的煙花與歌聲,曾與上海共振的一些人群,卻在離開上海。

    走過十年,被迫離職,回首過往,盧穎表示并不后悔。但是她與這座城市的聯結,仿佛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她的漂泊與努力,都未能成為她繼續堅守在上海的理由。

    在盧穎離開上海之后,5月29日,上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吳清在介紹《上海市加快經濟恢復和重振行動方案》時明確表示,上海將“精準發力,著力幫助重點群體就業。”

    經歷過疫情大考的上海,在未來,魅力是否依舊?這里,是否能真正成為滬漂們的一席夢想之地?

    被迫離職后的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

    去上海嗎?

    2021年5月的一個午后,張雨柔抱著電腦,和室友坐在安徽合肥一所大學的二樓奶茶店里,修改自己的畢業設計,面對身旁走過的一名男同學劉小兵,她突然問出了上述話語。

    與張雨柔一樣,劉小兵也是2021年畢業,身為當年優秀畢業生的他,已經在江蘇泰州的一家地方國企找到了工作,沉吟片刻,他回復道:“好,我去。”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里,張雨柔,張雨柔的室友王琦,劉小兵三人便共同做好了人生的一項重大決定,那便是放棄熟悉的生活與已經到手的工作機會,去上海打拼。

    “我想闖一闖,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樣選擇”,2022年5月30日,張雨柔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我們對上海有著很多的憧憬,想打拼出一番不一樣的事業,我室友想賺到足夠的錢,憑自己的能力買房。”

    張雨柔即刻開始往上海投簡歷,她不敢有太多的耽擱,也不想給自己留后路,因為她明白,如果回到家鄉,以后再奔赴北上廣打拼的機會和決心會變弱。

    投出的簡歷逐漸有了回應,張雨柔迎來了日均2個的線上面試機會,紛繁而至的設計院向張雨柔打開了機會的大門。

    “那時的我,離上海只有一步之遙,仿佛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上海這座大城市的繁華,我激動的心怦怦跳。”

    機會來了,很快,她收到了不止一家建筑設計院的Offer。一家是規模較小的建筑設計研究院,給她開出了月薪一萬元的薪水,另一家是規模較大的甲級建筑設計研究院,薪酬略低于前一家規模較小的建筑設計研究院。

    商榷之下,張雨柔與王琦,以及劉小兵,選擇了同一家甲級建筑設計研究院:“美好的未來在向我們三個人招手。”

    離開學校的前一夜,張雨柔與室友秉燭夜談,直到凌晨三四點都沒有睡著,“去上海”這三個字仿佛有魔力,帶給她們無窮盡的精力與熱情。

    短短一天的時間里,張雨柔與王琦、劉小兵馬不停蹄地看了11套房子,最終選擇了一套50平的兩居室作為來到上海的第一站。

    站在人潮洶涌的早高峰地鐵站入口,張雨柔與王琦、劉小兵雙手比耶,留下了來到上海的第一張照片:“我們一起去上班啦!”

    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窗,張雨柔慎重的在勞動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完成了學生身份向職場人轉變的第一步。

    不料,第一天的工作就給張雨柔帶來了打擊,加班到深夜的狀況令其有些崩潰,不過沒關系,張雨柔自我安慰道:“我一定能在上海拼搏出一席之地。”

    時間流逝,很快,張雨柔成長為了一名成熟的職場人,她參與的沈陽白沙灣項目,為其所在的建筑設計研究院一舉贏得了一筆可觀的收入,張雨柔用得到的獎金給爸媽買了兩套周大福,偷偷藏在枕頭下面,當爸媽發現的那一刻,張雨柔拿出手機拍攝記錄,歡歌笑語久久不散。

    很快,疫情來了。

    張雨柔回憶道:“加上上海樓市政策的調整,我們研究院開始沒有了入賬,裁員降薪開始了。”

    2022年3月,張雨柔與兩名大學同學所在的建筑設計研究院展開了第一輪裁員降薪,面對主管的問詢,張雨柔選擇了與公司共進退:“我接受降薪。”與此同時,她的兩名大學同學均選擇了主動離職,只剩張雨柔一人孤身奮戰。

    狀況并沒有因為張雨柔的退步而出現轉機。4月,上海迎來了進一步的封控。

    4月12日,公司再次找張雨柔談話,這一次,她接受不了月均4000元的降薪水平,亦選擇了主動離職。4月15日,她線上簽署完相關離職文件,站在居家隔離的窗口看樓下,久久不動。

    “對我來說,曾經最充滿激情的青春歲月已經過去了”,張雨柔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化了妝,卷了頭發,開始自拍,并在照片上PS上一盤現實中并不存在的生日蛋糕,一個人在封控的疫情中,慶祝著自己的生日。

    張雨柔選擇了放棄,回家吧,她搶到了5月14號的高鐵票。由于疫情管控,沒有交通工具,她將行李箱堆在共享單車車框上,一路騎行14公里奔赴上海虹橋火車站。

    回首過往,張雨柔并不后悔:“如果還有機會回到上海的話,我還是愿意回來的,離開上海不是對上海失望,我希望它趕快好起來。”

    為了生存,我去當了志愿者

    我來到上海啦!

    謝禮言掏出手機,站在東方明珠的對面,開始拍照,這是他離開家鄉后抵達的第一座一線大城市,對于他而言,這座快節奏的城市意味著更多的機遇,更多的無限可能性。

    “我最喜歡在上海的路上徒步走一走,看這里的車,看這里的人,想象他們身上發生的故事”,5月30日,謝禮言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他不曾想過的是,兩年之后,他會因為疫情,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徒步走出100多公里的路程。

    2022年3月13號,謝禮言結束加班的工作后,來到外灘拍盛放的郁金香,人潮涌動,笑語一片。5月30日,翻看著手機中的郁金香照片,謝禮言感覺好像過去了一個世紀:“太魔幻了,誰能想到疫情來了以后一切都改變了。”

    3月15號,封控來了,外灘的郁金香周邊驟然安靜了下來。在這前一天,謝禮言所在的少兒培訓機構通知他,暫時不用來上班了,連居家辦公都不用。謝禮言在自己所住的小區里左右打聽,敏銳地嗅到了不一樣的事態發展信息:“我感覺事情沒想象的那么簡單,也許不止封當時通知中說的那幾天,可能會封上很久。”

    去當志愿者吧,他和14個小區內的朋友收拾了行李,頂著大雨,拖著行李箱,毅然決然地加入到志愿者的隊伍中,小區的大門在他們身后關上,彼時,他們開始了未來近兩個月的流浪生活(小區封控后,他們走出小區便不能再回去)。

    謝禮言的預判是正確的,上海的確沒有那么快就解封,對于他來說,當志愿者意味著一天三頓飯都有保障,不會因為物資的匱乏陷入生存危機中:“可以這么說,我是為了生存,才去當志愿者的。”

    第一站是相關的核酸檢測點,謝禮言身穿防護服,站在大雨中維持秩序:“防護服是不防水的,半天下來,里面的衣服全濕透了,能擰出水來”,回到臨時搭建的住處,謝禮言沒有地方洗漱,只能將濕透的衣服擰擰干,和衣而臥。

    更大的考驗在后面。

    謝禮言來到了方艙,更高的防護等級要求他穿戴更嚴密:“防護服穿上去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溫度28、9度,我在方艙看到,倒下的護士就有3、4個,很累很累,早上起來不敢喝水,一坐就是6個小時,衣服被汗水浸透,濕透了都能擰出水來,都脫不了。”

    還有患者的不滿和指責,部分無癥狀感染者的情緒,無端向志愿者傾瀉,謝禮言耐心地安撫他們,一邊安撫一邊默默低頭分飯,一圈飯分下來,他已經呼吸不了了,趕緊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打開防護面罩,深呼吸幾口氣,不然就要窒息。

    令他傷心的是,謝禮言感受到了地域歧視:“有些人有一股傲氣,尤其是上海本地人,一般人住進去聽醫護安排就可以了,但是他認為不行,圍著方艙里外閑逛,有時候我們人手不夠,門沒看住,他們便跑出去透氣,這很危險,萬一跑到重癥感染區怎么辦?”

    連軸轉的工作令謝禮言頭暈眼花,但他依舊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至少有飯吃。

    走出方艙,并沒有讓他更輕松,打開手機地圖,謝禮言發現,由于交通的停滯,不管他想去哪,都只能步行。

    他第一次嘗試徒步35公里,從合慶張江走到康橋秀沿路,謝禮言說:“我從中午大太陽天走到晚上路燈亮了,我曾經說過,上海這個城市適合步行看風景,這35公里真正讓我實實在在體會了一把一幀都不放過的風景。”

    途中,為了減輕徒步的負擔,謝禮言一咬牙,除去必備的洗漱用品和一套衣服,剩下的行李他全扔了。

    連日奔波,只為生存。

    謝禮言最終扛不住了:“我還是回老家吧。”為了順利搭上高鐵,他徒步走到上海虹橋火車站,提前一夜睡在火車站附近的路邊上。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謝禮言還會選擇來到上海:“對于我們這些拼搏的人來說,以后如果有好機會好工作,我還是會來上海的,大不了以身犯險再犯一次。”

    剛找到項目,疫情就來了

    那里是魔都,那里能讓我翻身。

    黃進向家人告別,從貴州來到上海。“我當時在貴州老家做建筑施工方面的工作,由于市場環境不好,虧了不少錢,我便來到上??纯?,有沒有新的發展機會,”5月30日,黃進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剛來到上海打拼時,并不順利。

    第一份工作是房產中介,黃進換上西裝,帶著客戶穿梭于各式的房屋中:“對我來說,一開始不能繼續做建筑施工不要緊,只要我能在這座城市先站住腳跟,其他的以后慢慢打拼。”

    只要能賺錢,黃進來者不拒。

    干了一年房產中介后,他還跑去送快遞、送外賣,給建材公司做銷售賣建材,年復一日的付出終于有了回報,黃進攢夠了本錢,準備東山再起。

    他依舊瞄準了建筑施工這塊,想要大干一場。

    黃進對于自己此前的負債與失敗有著充分的評估:“之前做項目是墊資的,自己承包項目,以前我也賺過錢的,境況好的時候,一年也有千百萬進賬。不過做我們這塊風險挺高,有時候遇到一個項目拖款,會導致后面的資金鏈斷裂,后面行情不好,現金流便徹底斷了,之前做的很多工地還欠著我們的錢,收不回來,爛尾的也有,我之前借過不少錢,這次終于攢夠了錢,便想再試一次。”

    黃進開始頻繁的與上下游合作方溝通,開始憧憬自己在建筑施工行業的再度成功。

    不料,疫情來了。黃進的項目黃了。

    回想起被封控的經歷,黃進沒有灰心:“上海有很多人翻身創業成功,我以前看上海灘的電視劇,就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要去上海灘打拼,闖出一條血路。”

    為了回家,與謝禮言類似,他選擇了提前一夜睡在上海虹橋火車站附近。

    6月1日,上海解封,遠在貴州的黃進給經濟觀察報記者發來上海當地小區居民慶祝解封的視頻,他還給記者發來一條微信:“我想對上海說,我會以最好的狀態歸來。”

    十年沉浮 還是告別

    “我還是選擇了告別。”在朋友圈中,盧穎發布了這條消息。

    在上海停留十年的她,最終選擇了離開。

    時間倒退回十年前,她背著行囊,來到上海上大學,自卑,膽怯,這是盧穎在日記中記下的詞語。

    5月30日,她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上海灘給我的感覺,就是大家都有一種優越感,這是個比較繁華的城市,我也感覺到了壓力。”

    四年的大學生活,培養了盧穎的自信,她密集地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努力讀書,為考出好成績而早早去圖書館占位。“當我和朋友們走在上海這座城市中時,我就會想,有一天我要留下來,實現自己的夢想。”雖然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夢想是什么,但她肯定的是,只要留下來,就能找到夢想。

    她曾想過聽從父母的建議,考公務員,就在此時,盧穎感受到了一次沖擊:“同宿舍的室友那會已經開始在上海實習,回來后和我說她的生活特別有意思,和我講她在實習過程中遇到的人和事,以及如何處理公司材料,如何熟練運用outlook軟件等等,對我來說,就像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盧穎也想體驗這樣的生活,她也想留在上海。

    畢業后,她如愿以償留了下來,進了一家小家電行業的外企公司。很快,挑戰來了。由于是外企,對英語的要求很高,盧穎的英文水平并不能跟上日常的工作處理節奏:“我自己的英語不是特別好,公司會用到很專業的英文縮寫,我不是很適應,剛進職場比較自卑膽怯迷茫,但令我感動的一點是,公司的上海同事對我很包容,給了我很多幫助,大概用了一年的時間成長,我在職場上就比較能輕松應對英文事宜了。”

    職場的歷練讓盧穎開始愈發成熟,她開始逐漸拋棄大學時的學生思維,轉而用職場人的思維去處理事情,面對同事,面對客戶,面對客戶提出的問題,她開始摸索出一些行業運作規律。

    在盧穎的備忘錄中,她用“闖關”一詞來形容自己的職場發展道路,四年過去,她從一名職場萌新,終于成長為能獨擋一面的職場老人。

    她開始熟諳行業運作的規律:“比如說電商,整體生意怎么運轉,可能對我來說,要去考察市場,了解市場需求用戶心理,想一想有沒有必要去開發這個產品,包括產品開發過程中,怎么去調整它,規劃它后期上市銷售以及推廣等,都是非常重要的。”

    正當一切看似都不錯的時候,疫情來了,盧穎所在的企業上下游迎來了考驗。她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現在的情況不是特別好,原材料上漲,工廠產能受限,供應商比較對我們來說條件越提越苛刻,價錢上去了,產能又沒跟上,對我們來說,供貨方比較欠缺,下游銷售也因為市場需求減少。”

    她嘆了一口氣:“現在生意不好做。”

    不好做的還有很多,直到盧穎被迫離職。

    提及上海,已經遠在福建的盧穎,希望它早日康復:“上海對我來說,意味著碰到了一個有智慧的長者,充滿智慧,又有經驗,像朋友又像長輩一般帶我走了一程,帶我認知世界,了解社會,漸漸的,我和上海成了朋友。換句話說,上海對我來說,前期是引導者,后期是相處比較融洽的朋友。”

    6月1號,她回復經濟觀察報記者,以后有機會,還是會回來上海的。

    “上海,再見。”

    “上海,再會。”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高級記者兼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
    极品美女高潮娇喘呻吟
  •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