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
  • 感染奥密克戎后,11位老人、基础病患者和青年的口述

    张英2022-12-05 21:16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英 张铃 “喉咙痛得像刀割,喝水吃饭都难,两三天后好了。”

    “住院一个月才出院,除了病情外,当时更担心她在医院内的生活状况,没有人陪护。”

    “身体上没发现后遗症,主要是心理疾病,觉得邻居歧视他们。”

    “最大的后遗症是出方舱后形成了开灯睡觉的习惯。”

    ……

    近一周,经济观察网采访了11位2022年在吉林、上海、重庆等地感染过奥密克戎的市民。从感染时间上看,覆盖了2022年3月到11月,吉林与上海市民距离感染时间均已超半年。从身体条件看,有健康的青壮年,也有罹患重病的中老年人。从年龄段看,有3岁的孩子,也有90岁的老人。

    他们所感染的奥密克戎,是新冠病毒进化过程中的一种毒株。相比于2020年武汉疫情时的原始毒株、2021年西安疫情时的德尔塔毒株,奥密克戎的传播能力更强了,但致病性明显减弱了,引起的重症率、死亡率更低。

    自2021年底奥密克戎进入中国内地大流行以来,在吉林、上海、广州、重庆、北京等城市相继引发了大规模疫情。全国累计已有近100万人曾感染奥密克戎。

    人们感染奥密克戎后,身体发生了哪些变化?不同年龄段、不同健康状况的人症状有什么不同?有后遗症吗?在被感染收治过程中,最艰难是什么时刻? 

    受访者均在不同时间段内实现了痊愈,老人和处于基础疾病发作期的人核酸转阴时间相对更长,一位有慢性肺部疾病的高龄老人住院治疗一个月后方出院。在身体上,他们都未出现后遗症。但部分人感染后出现严重“病耻感”,面临周围人的歧视。

    需要特别给予说明的是,这些受访样本的情况并不能说明感染奥密克戎后就没有死亡风险。在上海今年2月至5月的新冠疫情中,有超570位新冠感染者死亡(死亡直接原因是恶性肿瘤或其他基础疾病;总感染数超60万人)。在重症方面,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团队今年6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上海3万余名早期非重症的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22名(0.065%)发展为重症,重症化主要集中在高龄、未接种疫苗以及罹患基础疾病种类较多的患者中。

    在广州市,据12月2日广州卫健委副主任张屹介绍,本轮疫情广州累计报告新冠肺炎本土阳性感染者16.27万例,重症、危重症4例,无死亡病例。

    在新冠后遗症方面,上述11位受访者在身体上均未发现明显后遗症。按世界卫生组织定义,新冠后遗症(长新冠Long covid)是指:感染新冠后3个月内出现、持续至少2个月,并且无法由其他诊断解释。常见症状包括疲倦、气促、认知功能障碍、头痛、胸痛、关节疼等。

    目前国内尚无公开的有关奥密克戎感染者后遗症的大规模研究。

    在国际上,今年6月《柳叶刀》曾刊发了一项英国的奥密克戎感染者与德尔塔感染者在后遗症方面的对比研究。研究纳入了在2021年12月至2022年3月56003名新冠阳性感染者(当时超70%的英国新冠感染者属于奥密克戎感染),及在2021年6月至2021年11月41361名新冠阳性感染者(当时超70%的英国新冠感染者属于德尔塔感染),根据这些感染者“自我报告”的后遗症数据发现,奥密克戎感染者出现后遗症的比例是4.5%,相比于德尔塔感染者的比例下降了约58%。

     以下是11组奥密克戎感染者(或家属)口述: 

    1

    ① 一家人感染,3岁孩子症状最轻

    一家四口感染,老人70岁、孩子3岁,感染地上海

    我们家四口人可能是同时感染。3月25日开始我出现嗓子痒,然后有一些类似于重感冒的症状,发烧、流鼻涕、咳嗽,整个脑袋懵懵的。发烧持续了一天后退了。然后是浑身酸痛,痛到夜里睡不着觉,不管是平躺还是侧躺,感觉浑身被人打了一样,到第三天才恢复了一些。

    我们家第二个出现症状的是我老公,他跟我症状很相似,不过他恢复得更快,发烧、浑身酸痛了一天。第三个是我妈妈,没怎么发烧,但浑身不舒服,有流鼻涕,也是脑子懵懵的状态,她在床上躺了两三天。

    症状最轻的是我女儿,她3岁多。她感染后没有发烧,只是有点流鼻涕,精神状态也一直很好,是我们全家精神最好的一个人。

    在感染新冠前,我和我老公都接种了新冠加强针,我妈妈完成了全程接种,我女儿没有接种疫苗。

    我们目前没有很明显地感觉到后遗症。肺部、喉咙这些都很正常。不过我新冠之后的几个月,小感冒的次数比往年多了。以往,可能两三年都不太会感冒发烧,但是得过新冠之后到现在,我有两次感冒,就是鼻子不舒服,有点鼻涕。

    从感染到出方舱后,最艰难的时刻是封控期间物资不足时,因为家里有孩子,需要考虑到各种营养搭配。我们小区从3月中旬开始封控,到六月初才恢复正常。

    其实坦白说我不害怕新冠病毒,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得过了,从我自身经历来说觉得很像重感冒,只不过传播力确实更强。

    最近疫情防控措施的调整,迎来了曙光。我现在怕的不是病毒,而是怕因为病毒会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生活,会影响到孩子不能正常上学,会影响到公司被封,会担心家人被封控在家。

    ② 最大后遗症是心理疾病

    72岁,严重脑溢血及肺部疾病后遗症,感染地上海

    我爸妈是4月10日左右感染的,到4月底才核酸转阴。

    我爸爸72岁,他本来就有脑溢血后遗症,长时间在床上躺着,之前在ICU时肺部还感染过超级细菌,当时差点因为肺炎死了。他出院后,肺一直有点问题,呼吸不是很通畅。所以一直不敢给他接种新冠疫苗。

    4月份他感染新冠后,症状还是比较严重的,他起初有一晚没有办法平躺着睡觉,只能坐着,要不然呼吸不上来。我妈给他吃了板蓝根,两三天后慢慢就好了,一周左右几乎恢复到了感染前的状态。

    我妈妈66岁,她有高血压,需要长期吃药控制。她是敏感体质,曾经去输液,换了几种都过敏,所以也不敢接种新冠疫苗。她当时感染时非常难受,浑身疼、发烧,吃了连花清瘟后浑身出汗,过一会儿又发烧,两天后才退烧了。退烧后,人会比较疲倦,不过一周左右就完全没感觉了。

    不过核酸转阴的时间是比较长的,尤其是我爸,20天核酸才转阴。

    从4月底到现在7个月过去了,我爸妈身体上都没有感觉到新冠后遗症。

    我妈妈的后遗症是心理上的。因为我爸爸生病后大概只有一两岁智商,什么都不懂,但我妈妈心理上受到的打击非常大,到现在也排解不了,她也不同意去看心理医生。我妈妈觉得邻居躲着她,特别是抱着小孩的邻居看到她会躲得远远的,做核酸时大家也会离她很远。她转阴后有一两个月基本都不出门,转阴三个月内都不允许我去探望他们。

    回想起来,最艰难的时候是当时对新冠的恐慌。那时不像现在大家都知道致死率不高,当时认为武汉死了那么多人。我爸爸本来就有大病,他能不能活下来,非常焦虑。我作为独生子女被封在浦东,我当时申请要去普陀区陪他们,即便感染了我也无所谓。但我即使能出我所在社区,也没办法找到车,也无法过江,更难进到他们社区里。

    我妈妈现在看到网上说后遗症,她就特别反感。因为她和我爸都没有,觉得是过度宣传了。

    ③ 88岁肺炎老人住院治疗1月后出院

    88岁,患有支气管扩张、肺炎,感染地上海

    我母亲常年咳嗽、喘,呼吸不畅,肺部一直有肺炎。往年每个月都要去上海肺科医院用药、吊盐水,每次要治一两周才能缓解。没有给她接种过新冠疫苗。

    今年4月15日,我母亲喘得厉害,以为是跟往常一样老毛病犯了,因为症状差不多,没意识到她感染了新冠。我送她去上海肺科医院就诊,在那里做了抗原测试,出来两条杠。后来核酸也是阳性,她就被收治进医院了。

    我母亲她除了肺部问题外,还有腰椎骨折,行动不便,牙齿也掉光了,吃饭都不方便。我很想进医院照顾她,即使感染了也无所谓,但医院不允许陪护。后来她一个人住在医院里,一个月后才出院。

    她在医院里面的治疗过程我们不清楚,没有医生跟我们详细沟通过,只是说“专家每天都在会诊”。所以我们也不清楚她感染新冠后到底有多严重,是否属于新冠重症。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担心她的病情外,我更担心的是她在医院里的生活状况。一个人被关在小屋子里,心情怎么会好?她没有牙齿,在家时我会专门做她能吃的食物,医院里的饭她吃不动,也不可能有人专门来管她的饮食。后来我会骑半小时自行车或者找快递人员把饭送到医院门口,但她出院时还是瘦了很多。如果要提建议,我希望以后能够允许家人进医院陪护。

    5月中旬出院到现在,没有发现我母亲有后遗症。到11月前她都没再像往年一样每个月去医院,身体状态似乎还更好了。

    我母亲感染几天后,我也被检测出核酸阳性。我今年60岁了,症状是喉咙干、咳嗽,在方舱住了7天转阴了,目前也没有后遗症。

    ④ 90岁老人感染后1周精神萎靡

    90岁,患有哮喘、心脏病,感染地上海

    我母亲近几年大多数时候都在家里,很少出门,我们也就没让她接种新冠疫苗。

    上海疫情时,她是在4月5日收到了核酸阳性结果。她症状比较轻,吃饭时胃口还很好,也能自己照料自己。只是精神状态不太好,比较萎靡。有咳嗽,因为她本来就有哮喘,以前也经常咳嗽,我们没太在意。

    大概一周左右,她就完全恢复到往常的状态了,这期间她只吃了治哮喘和心脏病的药。她当时在家待了10多天后,被转进了方舱医院。我本来是阴性,为了照顾她不得不一起到方舱去。她到方舱后2天就转阴出舱了,我因为在里面被感染了,住了10天才出来。

    现在过去了半年多时间,没发现她有什么后遗症。现在她也偶尔下楼去活动。

    我也经常看专家们的科普,自己和母亲也都感染过,对新冠不感到害怕了。不过很多邻居还是比较恐惧。我们现在基本都在自己家里,不串门。 

    ⑤ 曾患间质性肺炎老人10多天转阴

    70岁,曾患间质性肺炎、阿尔茨海默症,感染地吉林

    我父亲是3月14日收到的核酸阳性结果,当时的症状是咳嗽加重、嗓子疼、头疼、全身无力。18日凌晨被转进方舱医院,期间转阴复阳了两三次,最后待了10天左右才出舱。他在感染前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

    目前还没有发现后遗症。他几年前被诊断出间质性肺炎,后来一直用药控制,每年都检查肺部,感染新冠后也做了肺部检查,没有出现明显变化。不过他在5月份出现了脑腔梗(属于“中风”的一种),但他原本就有脑萎缩,很难说这与新冠是否有关。

    3月份时,家人都非常恐慌,害怕出现意外,急着想进医院。后来他跟我母亲一起被转进方舱,我母亲本身有高血压,不过她身体更好,进舱3天后就转阴出来了。我父亲有阿尔茨海默症,比如他会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方舱里,需要人照顾。我母亲出舱后,据说他在方舱里的餐食还被人抢走过。

    现在吉林市也还在检测核酸,公共交通工具也停了。在我看来,吉林市与南方城市不同。这里确实不能在冬季出现大规模感染,老人很多,医疗资源并不丰富。每年一到冬季,医院的呼吸科都爆满。我父亲几年前间质性肺炎住院时都没有床位,只能在医院走道里加床位。

    ⑥ 白血病患者感染后住院治疗一个月

    28岁,白血病患者,感染地广西

    我在今年5月份发现血常规检查结果异常,还没来得及治疗就感染了新冠病毒。感染新冠前我已经完成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

    我当时隔离、治疗了近一个月才痊愈。但其他感染者基本上几天就好了,我却一直不见好,可能因为我免疫力比较差。新冠痊愈后我到医院做了详细检查,确诊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5月感染新冠后,刚开始是发热,超过38度,后来是嗓子痛,浑身无力,一直咳嗽。当时拍了CT,肺部有一些异常。也有腹痛,但不知道跟新冠有没有关系。我吃过几粒新冠特效药,第二天腹痛,就没再吃了。后来医生给我吃连花清瘟,还有一些辅助免疫力的药物,但一直没有转阴。慢慢地症状几乎消失后,医生又给我开中药汤剂,吃了几天终于转阴了。

    后遗症方面,新冠痊愈后至今,除了偶尔还会腹痛外,我没有其他不舒服,但不确定腹痛是否与新冠有关系。我觉得需要平时多锻炼,不被感染最好,感染后也要心态好,不要心烦气躁,一般就会自愈。

    ⑦ 淋巴瘤患者感染后居家自愈

    45岁,淋巴瘤患者,感染地新疆

    我是10月7日开始发烧,之后几天,妻子、14岁的女儿和70岁的岳母相继发烧。我们的抗原结果都是阳性,感染后一起居家隔离。

    除我之外,家人都接种了新冠疫苗。我们的症状都差不多,持续两三天38度左右的发烧,浑身肌肉疼痛,退烧后有咳嗽,不太强烈。我刚开始不知道感染了,服用了藿香正气口服液和社区发放的连花清瘟,我家人就只服用了连花清瘟。大约7到10天,我们就各自转阴了。

    岳母年纪大了,高血压,心脏不太好,但她的症状没有更严重,甚至持续的时间比我们还短一些。我是淋巴瘤病人,感染后的症状和严重程度跟家人相比也没什么差别。

    好在一家人都在一起,感染后没有感受到特别的困难,一个人可能会孤单吧。我退烧后就可以做饭、照顾家人了,在群里接龙买菜包、生活用品,拿回来后再次消杀。

    我是在2020年12月确诊的霍奇金淋巴瘤,之后半年做了12次化疗,目前是每三个月复查一次,最近一次复查是在今年7月份,随后就封控了。最近,我通过互联网问诊,跟主治医生联系过,也加入了医院建的患者群。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新冠后遗症,但我们自己觉得身体跟之前没什么区别,生活还是跟之前一样。

    ⑧ 乳腺癌患者多次核酸阳性无症状

    49岁,曾患乳腺癌,感染地德国

    我一定程度上不属于健康状态,我曾是乳腺癌患者。2021年3月到9月做了化疗,10月又做了大手术,11月到今年2月做了25次放疗。因为身体原因,我没有接种新冠疫苗。

    我和我老公是今年8月初出国到欧洲去旅游,去了好几个国家,在那里人们几乎都不戴口罩了,我俩也就没戴。9月初我们在德国时,我老公突然感冒了,用抗原测试发现我俩都阳性了。我一直没什么症状,我老公是喉咙痒,有两天发烧。感染后,在那里也没机构来管,我们自我隔离,尽量不到街上去。大概三四天后抗原我俩就转阴了。

    但是后来我又阳了两次。一次是10月初我们经香港转机回北京时。从欧洲落地香港时需要检测核酸,测出来我是阳性。我当时很惊讶,因为我在欧洲登机前测的核酸还是阴性,而且与我同行的其他乘客都是阴性。后来不得已就在香港隔离了一周多核酸转阴,我一直没有任何症状。

    一周后我们飞回北京,落地北京时也得测核酸。我又被测出是核酸阳性,也没有症状。但必须得拉到地坛医院,当时地坛医院没有床位,我在120车上待了好几个小时,才被转进腾出来的病房。腾出来的病房是属于其他科室,负责管我的医生和护士都在另外一栋楼。

    我很疑惑我为什么多次复阳,地坛医院医生给我的解释是,境内外对核酸阳性的判断标准不同。当时中国内地对入境人员阳性判定标准是核酸Ct值<40,中国香港的标准是<35,德国的标准是<30。

    后来我在地坛医院待了三天核酸才转阴。在里面很无聊,没有人说话,没有电视,我实在受不了。

    ⑨ 最大后遗症是出方舱后需要开着灯睡觉

    48岁,感染前刚做完肺部手术,感染地上海

    3月4日,我因为肺部有超8毫米的结节,有癌变可能,专程从家里到上海去,在新华医院做了手术。4月初上海疫情开始严重时,我住在我姐姐家里,当时我的身体还处于恢复阶段,上下楼拿东西还有点吃力。

    4月14日下午,我下楼取快递回来后,有了轻微感冒症状,嗓子疼,有点发热。当天我喝了些热水后就睡觉了。

    15日早上,我已经完全没有症状了,但我还是悄悄做了抗原,发现隐隐有两道杠。我赶紧告诉了家里人,把自己单独隔离在一间小屋子里。

    按规定,抗原阳性后报告给居委会,居委会安排大白上门做核酸,但实际不是这样,居委会还是让我下楼集中做核酸。15日那天,我考虑到别人的安全,等到小区所有人做完后才最后一个做。

    那天晚上,姐姐一家几乎没睡觉,就在等着我的核酸结果。他们其实挺害怕的,他们一家5口,姐夫是正在化疗的癌症病人,免疫力很差,还有2岁的孙女。我也害怕传染给他们,幸运的是最终他们没被我传染。

    在家里隔离,最麻烦的是只有一个卫生间。一般我用过卫生间后,我姐会去消毒。

    到16日凌晨1点,核酸结果显示我是阴性,但核酸有时测不准。16日我又再测了一次显示我是阳性。17号下午我被送到方舱,按无症状感染者收治的。在方舱里待了10天。

    在方舱时,我女儿在微信上一直问我还有味觉吗?还有嗅觉吗?我都有。出舱到现在半年多了,我没感觉到对我身体有任何影响,可能是因为我感染时本来就没怎么生病,我只是像大家传说的那样得了个感冒。我在感染前接种过3针新冠重组蛋白疫苗,可能也起到一定作用。

    从感染到出方舱,我最不舒服的时间段其实是在方舱的日子。那里就像是一个大仓库,人很多,有老人、小孩,小孩半夜会哭,特别吵。

    最困扰我的是大灯。躺在那里,抬头就是大灯,白天它也开着。方舱内有的人会去找纸板搭在隔板上形成一个三角形挡住灯光,睡觉时把头放在下面,但我不习惯那样子。

    所以,我得新冠后唯一的后遗症是,现在晚上睡觉需要开着灯,我才会感觉很安全。遇到太阳光、车灯光了,我不会躲避了,可以直接对视过去。

    ⑩ 在缅甸感染新冠后

    33岁,接种了三针疫苗,感染地缅甸

    我是8月在缅甸曼德勒感染的新冠。在感染前,我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加强针。

    8月14日,我感觉全身无力。15日下午出现发烧,有点畏寒,去诊所找医生,测抗原发现了阳性。医生说是小问题,开点药,打了一针。16日就完全没有症状了,我用抗原测也是阴性了。至今没有任何后遗症。

    我原本在云南瑞丽做翡翠生意,过去三年封城了十几次,我们的生意完全没办法运转了,就选择出国。今年5月跟同行30多人一起到缅甸来,通过在抖音、淘宝等平台上做直播,线上成交后,将翡翠发回国内。

    现在我们30多人全都感染过新冠,有几个人2020年在这边感染过一次,今年他们过来感染了第二次,但我们全都症状很轻微,也没有后遗症。

    在曼德勒这个城市,新冠病毒不可怕,本地人担心的是登革热。

    我离开国内时,准备了几百个口罩,到这里后只用了几个。我家里人现在还在瑞丽。大的孩子10岁,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在学校待的时间不到半学期。小儿子5岁,整个幼儿园小班期间都没去过学校,能去学校时已经到中班了。中班一年7000多元学费,这学期开学去了两三个星期就停课了,至今还没复学。幼儿园老师每天在微信群给家长发教学内容,让家长带着孩子阅读、识字。现在我爱人成了两个孩子的“全职老师”。

    对于我来说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更多是生活上的。没办法正常生活,收入受到严重影响,孩子没办法得到正常教育,无法经常回家探望老人。

    喉咙似刀割但很快缓解

    29岁,身体健康,感染地重庆

    我是11月10日查核酸发现是阳性。当天我感到喉咙有点痛,喉咙痛了3天,像是刀子在割一样,吞口水都很难,喝水吃饭只能勉强。第二天关节也会痛,全身无力,大概痛了2天。

    当时方舱还没修好,我12日被拉到了医院。13日,我其实就完全没有症状了,身体恢复到跟之前差不多,但是当时医院没有来测核酸。15日方舱修好了,我又被转到方舱去,17日才做上核酸,出来的结果就是阴性了。

    不过18日又复阳了,一直到24、25日我才连续两天核酸阴性,才出了方舱。在方舱里面要喝中药,在袋子里装着的,没有看到标牌,不知道是什么药。

    整个过程我觉得最不舒服的是在方舱里面。至少有三四百人,非常吵,大灯24小时都开着,人没办法休息好。

    我感染前接种过两针新冠疫苗,没有打加强针。现在来看没有什么后遗症。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关注医疗、公共卫生等大健康领域,报道医疗创新与科技、健康管理与照护、公共卫生事件等。新闻线索请联系邮箱:zhangying@eeo.com.cn
    极品美女高潮娇喘呻吟
  • <noscript id="kik6m"></noscript>